曼联的战术问题和轮转结构问题,经常被大家所讨论。曼联拥有诸多合适的食材,无需一名太好的厨师也能打造完美的菜肴,甚至凭借个人能力似乎也能挑战一些杯赛的冠军头衔,但是索尔斯克亚需要为这群骑兵提供一些防守结构和进攻结构。

埃弗顿在新赛季的攻防两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,贝尼特斯也在调试埃弗顿的阵容,特别是两支球队都在轮转结构上非常不完善。本场比赛,曼联用4231阵型试图控制球权,来对抗贝尼特斯的4411反击战术。

这场比赛展示了索尔斯克亚球队的标准传球方式,大量的横传球和有限的方式把球权传回内线,用于对抗有组织的防守单元。然而,埃弗顿由于面临阵容的结构性问题,曼联总是能够找到传球的通道,并且利用向远门柱传球的方式、强弱侧转移的方式制造威胁。大部分进攻威胁都来自于右路,因为万比萨卡和格林伍德从他们的推进和灵活的换位上取得了进步,进入了比较合适的传中位置。

比如上图所示,曼联在第五分钟的进攻时,整体阵型向左路倾斜,吸引埃弗顿阵型右倾。小麦克持球推进时,格林伍德回撤跑动,带走边后卫,万比萨卡从内线向外线跑动,接应到小麦克的传球,而身边也没有防守球员存在,可以获得轻松传中的机会。

曼联的横向移动并不是渐进式的,但毕竟利用了埃弗顿后防线移动过程中的漏洞,并且在球权的远端存在极大的空间,麦克托米奈在防守端表现不佳,但是在进攻端贡献了自己的联系作用,然而曼联毕竟没有把握住这些进攻机会。

在上半场20分钟过后,埃弗顿进入了自己的比赛节奏,埃弗顿获得的进攻机会都是来自于转换环节,埃弗顿经常通过交叉换位来寻找空间,因为曼联在对抗反击时总是显得阵型不协调。

比如上图的进攻,比赛第20分钟埃弗顿获得反击机会,杜库雷在曼联左路持球,弗雷德和布鲁诺向杜库雷扑去,小麦克为了保持防守阵型不得不向左侧移动,这时候万比萨卡就面临1打2的局面。这时候弗雷德和布鲁诺无法抢下球权,反而让杜库雷转移给汤森。这就是曼联最大的问题,几乎都是赌博式的上抢,而一旦上抢失败,那么就面临高质量的反击。

埃弗顿利用转换环节进攻是成功的,因为埃弗顿的每一次反击都能把曼联的中后卫带出禁区之外,然后进行转移,从而在禁区内部形成对抗的优势,在反击上埃弗顿几乎每一次进攻都创造了1VS1的机会。

曼联的换人改变了结果。索尔斯克亚在半场结束之后让桑乔、C罗获得登场机会,但是并没有改善曼联的防守结构。桑乔和C罗可以进入更宽的位置接应球权,实际上在面临埃弗顿的龟缩防守时,曼联的调整显得软绵无力。

比如上图就是曼联在65分钟后,由瓦拉内组织进攻的模式。中路空间完全被对手占据,埃弗顿放弃了边路的防守。于是曼联不得不再一次面临U型传球的路线。完全无法体现自己的创造力,曼联在右路的进攻也不如上半场那么开放和富有成效,因为埃弗顿已经改善了他们的防守动作。与此同时,埃弗顿强化了他们在转换环节的速度,格雷让自己的站位更加高,并且给了曼联中后卫更大的压力。终于,他们扳平了比分。

曼联所遇到的问题,其实在索尔斯克亚执教时期一直存在,而糟糕的问题通常会被一个好的结果所掩盖。如果曼联要像利物浦、切尔西一样赢得冠军,那么曼联就必须建立一个比现有的战术结构更好的结构,过去6场比赛只取胜2场并不好看。

About yabocom

administrat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英超 狼队VS埃弗顿:前场人员不整狼队能否啃下太妃糖
Next post 英民众倾心法 布朗妻子坦承不如布吕尼(图)